安徽北菱電梯股份有限公司
返回列表
您當前的位置: 主頁 > 新聞動態 > 公司新聞 > 正文
老人電梯吸煙被勸后猝死 勸人者該不該擔責?
發表于:2017-12-12 23:28 分享至:

控錄像顯示,電梯下到一層,兩人在爭辯

事情已經過去半年,說起52日上午發生的那件事,住在鄭州某小區里的人仍不愿提及。

當時的監控錄像顯示,住在24層的段勇在進入電梯后,手里拿著一支點燃的煙,電梯下到14層時,他遇到楊歡,因為是否應該在電梯里吸煙,兩人起了爭執,從電梯里一直爭到小區物業門口。

誰也沒想到,十幾分鐘后,段勇突然心臟病發作倒在地上,救護車趕來時已告不治。

?“嫌他管得寬?爭辯起來”

楊歡進電梯的時候,69歲的段勇馬上把夾著煙的右手背到身后,并往后退了兩步。

小區物業一位女工作人員提起了監控錄像中的這個細節,“他主動把手背過去,老人家肯定也知道抽煙不對。不該一直說他。”

這個動作楊歡并沒有看見。他上電梯時正低頭看手機。楊歡回憶,密閉的狹小空間里滿是煙味,他就和段勇說,“這里是公共場所不讓抽煙,你把煙掐了吧。”他記得,老人的煙是剛抽上,也就燃了四分之一。

按楊歡的說法,段勇一開始沒有吭聲。楊歡接著說,“這樓上樓下住著孕婦和小孩,你吸煙的話,別人就等于吸了二手煙。”老人當時反問他,“電梯里哪有孕婦和小孩?”楊歡說,“現在是沒有,但這樓里孕婦和小孩多,待會兒他們上電梯也能聞見。”段勇有點不高興了,嫌他管得寬,兩人一言一語地爭辯起來。

到物業評理?一路走一路辯

電梯下到地下一層,楊歡走出電梯時,兩人的爭辯還在繼續——電梯門四次自動關閉,都因為門口站著人,沒有關上。“不然我們到物業那兒評評理。”楊歡提議,他記得段勇說,“別說到物業,到哪兒評理都行。”

兩人回到一層,從單元門口走出去,一路走一路辯。

楊歡是個醫生,現在一家醫院的住院部工作。他勸段勇不要抽煙的那天,妻子的預產期就快到了,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即將出生。

他們走到物業門口又爭了2分多鐘。工作人員從屋里走出來勸和,段勇顯得有些激動,說話的時候伴隨著肢體語言,物業人員把他們勸開。楊歡離開段勇時,監控錄像上顯示的時間是94551秒。爭吵就此結束。

和難受相比,更多考慮責任

監控錄像顯示,94856秒,物業經理神情慌張地走出辦公室打電話。9522秒,手里拎著一個白色包裝盒子的楊歡也進到了物業辦公室。

?“我去小區門口取完快遞,聽說有人心臟病發作,我就進去幫忙救人,進才知道患者就是他。”

他給段勇做了心肺復蘇,“老爺子沒有任何反應,然后120的就來了。”

知道段勇去世,楊歡說,覺得心里挺難受。和難受相比,他更多考慮的是責任劃分。他回家和妻子復述了全過程,兩人都覺得,“他本來就不該吸煙,我叫他不要吸了,我沒做錯什么。”

派出所里,他忽然跪下了

下午,段勇的家屬報案了。楊歡和段勇的家人都去了小區附近的派出所,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。

?“他們恨不得殺了我。”楊歡記得,那天段勇的家人來了將近20個,而他這邊只有他自己。“他們罵了30多分鐘,說要告到我醫院去,吊銷我醫生執照,還說要把老人抬到我家里去。”

從始至終,楊歡一聲沒吭。他當時擔心,妻子預產期就快到了,萬一這件事沒處理好,家屬要是有過激行為,“媳婦和孩子如果因此受到傷害,那可是終生遺憾。”

派出所里,楊歡忽然跪下了。

?“沒有一個人讓他跪啊,是他自己忽然跪下的。”一位在現場的段家親屬回憶,“他是擔心吊銷執照,這才跪下的。”

雖然下了跪,但楊歡一直認為這件事,“我應該是沒有責任的。”

法院:都沒過錯,分擔損失

派出所調查認為,老人的死亡并非刑事案件,建議雙方協商解決。

溝通無果。段勇家屬將楊歡起訴至法院,要求楊歡賠償死亡賠償金、喪葬費、精神撫慰金、醫療費共計40余萬元。

94日,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對此案做出一審判決。法院認為,老人在電梯內抽煙導致雙方發生語言爭執,老人猝死,這個結果是楊歡未能預料到的,楊歡的行為與老人死亡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。但老人確實是在與楊歡發生言語爭執后猝死,依照《侵權責任法》規定,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過錯的,可以根據實際情況,由雙方分擔損失。根據公平原則,法院酌定楊歡向老人家屬補償1.5萬元。

這個結果段勇家人無法接受,繼續上訴。

111日二審開庭。楊歡和段勇的老伴沒有任何眼神交流。二審沒有當庭宣判,目前雙方還在等法院的最終判決。